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关注 > 正文

[人民日报]家庭医生是“摆设”吗?告诉你真实的家庭医生

发布日期:2017-12-25 09:19:00    点击:
    来源:人民日报

  日前,一则“我国超过5亿人有家庭医生”的报道引发热议。国家卫计委回应认为,家庭医生签约数字没有问题,但服务还要陆续跟上。
  国家卫计委基层卫生司司长李滔今日表示,考虑到我国人口多、地域广、医疗卫生资源分布不均、发展不平衡等现状,目前的家庭医生制度重在保基本、建机制,尚处于起步阶段,重点关照老人、儿童、孕产妇、因病致贫人口、有较强医疗需求的病人等群体,对身体状况较好、医疗需求相对较小的青壮年人群,服务对接还不够。有关部门会加强宣传解释工作,完善制度建设,提高服务质量,让群众对家庭医生更了解、更接受。
  提起家庭医生,很多人觉得很陌生。最近,健康哥到不少地方专门调研了家庭医生,今天就讲几个真实的故事。
  据国家卫计委介绍,现阶段我国的家庭医生主要包括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注册全科医生,以及具备能力的乡镇卫生院医师和乡村医生等。一些符合条件的公立医院医师和中级以上职称的退休临床医师,特别是内科、妇科、儿科、中医医师,也可作为家庭医生在基层提供签约服务。签约服务原则上以团队服务为主,家庭医生团队包括家庭医生、社区护士、公共卫生医师等组成,有二级以上医院医师提供技术支持和业务指导。
  通俗点说,家庭医生主要是为广大居民提供基层医疗卫生服务的签约团队。既然是签约,那就得遵从自愿的原则。想获得服务的居民,可以去附近的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签服务协议,之后居民就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庭医生。有病之后可以首选家庭医生,他们与上级医院都有“绿色通道”,可以帮助患者转诊。
  在河南省焦作市武陟县圪垱店乡卫生院采访,健康哥了解到,这里组建了6个家庭医生服务团队,覆盖乡里大大小小所有村子。在医院的小操场上,停放着十多辆电动摩托,卫生院院长马雪娥说:“家庭医生每周都要骑车去村里两三次,一是给乡亲们看病,二是推广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这里外出打工的村民多,遇到家里人没到齐,我们还会电话通知到人,沟通签约的事。”
  程芬芬是这家卫生院的全科医生,同时也是其中一个家庭医生团队的成员。“我除了在卫生院坐诊,就是到村民家里上门看病,一周3次,同时帮没签约的村民签约。”去村里的时候,她要背上一个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包,给村民讲解签约的内容和好处,把一份份协议收好,装进包里。
  对于建档立卡贫困户,家庭医生还给予更多的关注。小刘庄村的王龙战有肝硬化、高伊村的高文恒得了白血病……他们治疗恢复情况如何?报销自付比例多少?都详细写在圪垱店乡卫生院的公告板上。全体签约村民的档案文件夹,也满满收集了一柜子。卫生院副院长慕林森说:“以前,农村人不愿意参加医保,外出农民工也觉得家庭医生与我无关。现在家庭医生服务起来了,减轻了困难户的负担,群众对乡村医生的满意度也提高了。这些改变,家庭医生功不可没。”
  在陕西省汉中市城固县董家营镇湖广营村,贫困户袁杨丽的家门口贴着两张“家庭医生连心卡”。这两张卡上,分别有县医院的肾病内分泌科医师崔森和董家营镇卫生院全科医生唐浩的电话,并单独印上监督电话以供投诉。汉中市卫计局办公室副主任付润东介绍:“了解到她家里有人得尿毒症,我们安排了肾病方面的医生提供精准治疗。如果有政策上不懂的问题,我们还在村民家门口张贴了问答告示,并留下镇卫生院的咨询电话。”
  今年11月底,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东风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家庭医生李桦青刚刚完成5户居民入户随访,就和健康哥聊起当地人对家庭医生的看法:“2010年我们就尝试提供家庭医生上门服务,那会儿还叫‘片医’。一开始社区居民并不待见我们,觉得只是‘卖药的’‘发避孕套的’,甚至以为是搞推销的,门都不愿开。通过慢慢体验服务,来往多了,大家开始愿意找家庭医生了,特别是一些老年人,一有不舒服,或者腿脚不方便,就要打电话找我们这些‘蓝制服’。”
  70岁的刘清庭老人家住社区医院马路对面,身患高血压十多年,在这方面深有体会:“你问我家庭医生好在哪?当然是啥毛病都能问啊!我年纪大了,去大医院看病,找哪个大夫、上哪个科室一概摸不清,现在打个电话给家庭医生,就全解决了。前两天我去省中医院看病,医生时间着急,没问我几句就打发我走。在社区找家庭医生就不一样,一般随叫随到,有急病还开车送我上医院,他们服务态度这么好,任劳任怨,我真心很满意。”刘清庭的家庭医生郭子佩,经常上门给他量血压,叮嘱他按时按量服药。
  今年8月25日,山西省晋城市高平市寺庄镇长平村的60岁村民琚引弟,因轻微脑出血入住高平市人民医院,一周来一直卧病在床。负责照料她的女婿李雷说,当时老人家突然身子不舒服,就叫来村里的家庭医生,医生一看情况紧急,马上联系了高平市医院。
  “从出发到躺上病床,只用了不到1小时。同样的情况,以前村里的医生,也会先看一下,但看了不能治就管不了了,我还得自己跑到市里看病,来市里就医基本靠找熟人,挂号也麻烦,一遇到急病,真怕会耽误病情。现在家庭医生帮我联系好,直接就住院,挂号都能先免了。”琚引弟的主管医生李志平介绍,“有了家庭医生,医院与村医的合作更紧密了,村里不能治的病,一个电话就可送来这里治,我们直接安排好床位和诊疗方案,病人也省心多了。”
  当然,家庭医生的服务还存在一些困难和问题,和人民群众的预期还有不小差距。
  家庭医生缺口不小。除了基层全科医生数量还存在较大欠缺外,现有的家庭医生团队需要服务的对象也相对太多。在河南省焦作市焦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6个家庭医生服务团队需服务周边3个社区,包括医生、护士和计生保健人员等在内,一个团队一般也就3到4个人,却要服务几千名群众。该中心的赵黎明医生负责对接当地幸福街社区,她们团队要服务1042户、3936人,其中老年人488人、高血压患者624人、糖尿病患者279人。虽然不是每人都在生病,但是这么大的基数也给家庭医生带来不小的工作压力。
  北京市朝阳区大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家庭医生何善娴也表示:“现在我一人已签约2000多位居民,我们中心20多个医生,得管理20万人的辖区人口,确实有些忙不过来。比如我们的门诊根据患者人数,每天只能安排每个人给5分钟问诊,但这是不够的,要想全面掌握居民健康状况,得花更长的时间。”
  健康哥了解到,解决家庭医生人员不足问题主要有两个办法。一是做增量,国家加快培育壮大全科医生人才队伍,补充家庭医生服务能力。另是提存量,加强在岗人员培训,通过建立医联体与上级医院开展远程业务学习,或者外派岗位轮转等。
  国家卫计委基层司有关负责人表示,2018年,要做实做细家庭医生签约服务,逐步提高居民对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感受度和满意度:一是完善政策,加强对基层卫生人员的培养培训;二是提升能力,合理设置签约服务内容,突出签约重点人群,开展分类指导;三是推广先进地区经验,提高居民参与的积极性。(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健康37℃工作室 邱超奕,2017年12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