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各市 > 正文

河池市人民医院:七年不懈坚守,换来近百不孕不育家庭圆梦

发布日期:2018-09-14 17:45:18    点击:
    来源:河池市人民医院

七年前,河池市人民医院开始筹备生殖医学中心,从纳入规划,到成为广西少数,河池、百色以及贵州周边唯一能够同时开展多项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医疗机构,从夫精人工授精技术获批运行,到河池首例试管婴儿诞生……

七年坚守,填补了河池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空白,换来了近百个不孕不育家庭就近圆梦,这一切,都绕不开一个人,她就是河池市人民医院副院长、生殖医学科学科带头人、硕士研究生导师、主任医师蒋军松。

二次创业,补齐生殖短板

在从事生殖医学领域之前,蒋军松已经在河池妇产科领域潜心奋斗了几十年,是河池市妇产科专业委员会的主任委员、当地知名的妇产科专家。

长期的妇产科工作经历,让她更加深刻的明白“生育”对于女性、对于家庭、对于社会的意义。然而现实情况却是,地处桂西北边陲的河池,虽然生态优美、人杰地灵,但由于受到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交通条件等多方面的限制,当时的河池,高端医疗资源十分匮乏,去南宁、柳州等周边大城市看病成了不少河池人的无奈选择,夫精人工授精、试管婴儿这些有效的辅助生殖技术,当地百姓更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不少有生育障碍的夫妇不得不选择“祖传秘方”“私人诊所”甚至是“江湖游医”进行治疗,最终不仅弄得“人财两空”,还错过了最佳的生育机会。

为了帮助河池不孕不育患者就近圆了生育梦,蒋军松暗下决心一定要利用医院妇产科的学科优势,打造一流人类辅助生殖医学专科。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已取得辉煌成绩的她,毅然放弃了自己从事多年的妇产科事业,主动担起了生殖医学中心的筹建重任,一心扎进了为百姓谋幸福的二次创业……

筚路蓝缕,一路披荆斩棘

和一般的医疗技术开展不同,国家对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实行严格的准入制度,对人员资质、医疗设备、场地布局、技术等都有严格的要求。缺场地、缺人员、缺设备、缺经验,面对一片空白的河池生殖医学领域,一切都要从零开始……2012年8月,原自治区卫生厅批复同意将河池市人民医院纳入广西“十二五”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发展规划设置单位,生殖医学中心正式拥有了“准生证”。作为妇产科学科带头人,蒋军松主动担起重任,亲自遴选医护人员组建生殖医学团队,亲自研读评审标准制定推进计划,亲自敲定培训计划派出优秀人员到国内知名生殖医学机构培训,亲自外出考察把关医院生殖医学中心装修方案……经过2年时间的紧张筹备,2014年6月河池市唯一的人类辅助生殖机构——河池市人民医院生殖医学中心正式成立。

然而,科室虽然成立了,但离正式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为了尽快获得生殖医学中心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宝贵资质,作为副院长的她,带头和科室员工一起加班,没有周末、没有休息,她带领团队,一头扎进了生殖医学中心的资质“争夺战”。

2015年2月,经过国家级生殖医学专家的评审,广西壮族自治区卫生计生委正式批准河池市人民医院试运行夫精人工授精技术,然而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根据国家文件规定,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获批试运行后,1年时间必须再次接受国家级评审专家的评审,评审合格批准正式运行,评审不合格就意味着一切又得重头再来。经过1年时间的努力,河池市人民医院生殖医学中心终于在场地设备、人员配置、医疗技术等方面全面达到了国家标准,2016年8月,经过评审,生殖医学中心获批正式运行夫精人工授精技术,河池市人民医院也因此成为桂西北及周边地区首个,也是当时唯一经批准正式运行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医疗机构。

求索创新,终成送子观音

“夫精人工授精技术最多只能解决大约10%的不孕不育问题,剩下的只能依靠试管婴儿。”为了让桂西北以及周边区域不孕不育夫妇能够尽快就近解决生育问题,她没有放慢脚步,在蒋军松的积极推动下,2015年12月按照国内一流标准建设的生殖医学中心二期(试管婴儿场地)顺利完工。

她再次踏上了学习的历程,来到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生殖医学中心进修,凭借着自己对妇产科专业的了解,善于思考的她,很快就成为人类辅助生殖术的行家里手。学成归来的她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技术传授给了年轻医师,如今她培养的医生已经成为了医院的业务骨干。

经过近5年的准备,2017年4月,经过辅助生殖技术国家级评审专家组评审,河池市人民医院正式获批试运行试管婴儿技术,成为河池唯一、广西少数能够同时开展多项生殖医学技术的医疗机构。2018年2月,在这里成功受孕的首例试管婴儿降生,蒋军松在河池开展试管婴儿技术的愿望终于实现。

2018年3月22日,河池市人民医院生殖医学中心再次以全票通过国家辅助生殖技术评审专家组的现场评审,获准正式运行试管婴儿技术。如今,在生殖医学中心诞生的人工和试管婴儿宝宝(含在孕婴儿)已经达到了近百,每年接诊不孕不育患者3万余人次,试管婴儿的成功率达到了广西区内一流水平,不少贵州荔波、独山、马尾等地的患者也慕名而来。

“才不近仙,心不近佛者,不可以为医。”7年来,面对艰难困苦从来面不改色的她,对待患者却如流水般柔情。“来到这里的很多夫妇大多数已经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有的家庭甚至因为生育问题走到了解散的边缘,我们是他们最后的依靠。”她常常这样教育科室的医务人员。广西西北地区交通不便,为了不让长途跋涉的群众失望,她常常加班加点看完最后一位病人,看到经济困难的患者,她会想方设法为他们减少负担,看到心有困惑的夫妇,她会耐心为他们进行心理辅导,凭借着缜密的临床思维和丰富的临床经验,许多疑难杂症在她的手里一一解决,一大批盼子心切的夫妇最终梦圆。不少试管宝宝叫她蒋妈妈,而她也被不孕不育夫妇形象的称为“送子观音”。(伍勋)


微信图片_20180912233353.jpg